人物记 
充盈心的力量——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苏肇伉教授
2017-05-02 13:46 评论(0 浏览(176

  苏肇伉,主任医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上海市小儿先天性心脏病研究所副所长。苏教授参与筹建了我国第一个小儿先心病外科;在国内率先提出了新生儿和小婴儿危重先心病急诊手术新思路,建立了急诊手术的规范和运作机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开展的深低温停循环体外循环技术,其成果再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编和参编了10部专业著作,发表论著243篇。先后获得“全国卫生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上海市十佳医师”“上海市劳模”“全国五一劳动奖”“首届全国百名优秀医生”和“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已是过了春分,乍暖还寒。幸而,属于春的暖意依旧渗透人群,温暖人心。“东风洒雨露,会人天地春”这样的诗句,在初见这位年近耄耋依然坚持在医疗岗位上的老者——苏肇伉教授时,自然想起。确实,苏教授正如这春日一般,精勤不倦于医学殿堂,既有着春阳的煦暖,更有着春风的豁达。

立志从医 传承对儿科的热爱

  苏肇伉出生于医学世家,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的儿科才刚刚起步,年轻的苏肇伉就做出了他从医的选择,在他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谈及自己的母亲,苏教授语气里带着怀念和尊敬:“我的母亲是上海市儿童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正是她对儿科的热爱以及乐于帮助大家的热情深深地感染了我。我选择了医学,选择了外科学,选择了小儿外科,这和我的母亲有很大的关系。”

  1956年,苏肇伉进入了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开始了大学学习生活。当时,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参与筹建了国内第一个小儿外科专业的马安权在上海第二医学院任教授。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忙于学业的苏肇伉受到了前辈的鼓舞,更加坚定自己从医的决心。学医是辛苦的,从苏教授描述几十年前在医学院学习的生活片段就可以感受得到:排得满满的课表,需要背记的专业学科知识,课余时间参加各种活动……在这五年的大学生活里,苏肇伉为将来的医学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毕业后,他顺利进入了新华医院工作。

  进入医院后,由于眼科人手不足,苏肇伉先在那做了6个月的门诊。“当时眼科那边想让我留下来,不过比较之下,我还是更愿意去小儿外科。”说到这,苏肇伉教授不禁感慨自己年轻时的热情与冲劲,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笑意,“虽然在现在看来,眼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那时的我就是一门心思要去小儿外科。”是什么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呢?真的是年轻气盛的“倔强”吗?苏教授脸上淡淡的微笑已然回答了这个问题:是他对儿科事业的热爱。因为热爱,他选择了像母亲那样做一名儿科医生。正是这种精神的传承,这种热爱的传承,必然使他在儿科事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下求索 点燃孩子生命之光

  回顾苏肇伉教授的从医经历,我们或许能更加体会到他对小儿外科事业的热爱,在这条刚刚开辟的医学道路上,他凭着广博与坚韧开拓的精神坚定前行。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4至5岁以下的需要做心胸外科手术的患病儿童数量相当多,但是国内缺少相关的病例和相应的技术,实施手术缺乏经验和设备,医生们束手无策。难道就看着这些脆弱的小朋友们一个个地饱受病痛而死去吗?深感痛心的苏肇伉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国外可以给小龄儿童做手术,在中国为什么不可以?带着这样想法的苏肇伉与时任小儿心外科主任的丁文祥医生不谋而合。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没有临床经验和专用器械,没有学习过相关知识的他们只能自己动手。在丁文祥教授的带领下,苏肇伉边研究边实践,做了不计其数的动物实验。谈及这段经历,苏教授表情坚毅:“就是一边做实验一边学,直到过关为止!”钻研、实践、思考、改进……1965年夏天,利用上海I型心肺机,由苏肇伉负责体外循环灌注,在仁济医院王一山教授的指导下,丁文祥在上海新华医院为一名6岁室间隔缺损肺动脉高压的患儿完成了修补手术!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然而苏肇伉知道:“这次手术做的还是大儿童,能做小儿的手术才是最有意义的!”

  本该是大刀阔斧前行的时刻,但突如其来的政治风云阻断了他们继续实施临床实验的步伐。文革开始后,小组解散,连小儿外科也被取消,并入了成人外科。但是这怎么会打倒对小儿心脏外科的研究饱含热情的苏肇伉呢?于是,他和丁文祥教授一起偷偷地继续自己的研究工作。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小儿外科复活了。苏肇伉和丁文祥的目标仍然明确地聚焦于国际上已经成功开展的婴幼儿先心病的诊治,但以当时的国情,进口必要的设备仍属不可能。怎么办?“那就自己造一个。”说干就干,联系好了上海电表厂,小组成员就开始了艰难的攻关之旅。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这样,根据原上海I型II型心肺机的实物、国外商品广告,丁文祥、苏肇伉两位医生与上海电表厂合作研制出了我国第一台小儿人工心肺机。

  1974年5月,他们以此型心肺机辅助完成了三十个月龄的婴幼儿室间隔缺损的修补,开创了我国婴幼儿心内直视手术的先河!不仅如此,苏肇伉又最早引进国外“深低温停循环”技术应用于婴幼儿心脏手术。这种技术大大提高了手术的成功率,并使婴幼儿复杂先心病手术治疗成为可能。

  然而,在临床实践中又发现了问题。在国外,实行这项手术的风险在于脑损伤,而在国内,情形却恰恰相反,肺部并发症的情况很多。对这个问题感到头疼的苏肇伉,在1981年的一次到日本学习交流的过程中找到了解决方案。回国后,就与复旦大学一起研造出了中国第一代模式人工肺。深低温技术也随之在国内推广,由心脏病手术引起的肺病死亡率得到了明显的降低。

  正是在不断的学习中苏肇伉教授逐渐完善着自己的研究,取得了突出的成就。1996年他在国内率先提出新生儿和小婴儿危重先心病可以急诊手术的新思路,实践中将此类患儿的手术死亡率由38%下降至4%。其成果在全国推广,取得良好效果。此成果标志着我国的新生儿、小婴儿心血管外科进入国际先进行列。谈及获得的荣誉和科研成果时,苏教授是真正谦虚:“我也是不断地吸收别人的经验而已……有了基础研究的能力,结合其他专业知识,实际地解决临床问题。”

  在他看来,自己取得的成就,是努力和机遇并有的结果,如此云淡风轻,却越发凸显了一位心中有爱的大医的不凡气度。

大医精诚 更待后辈人才崛起

  作为一名合格的医者,除了精湛的技术之外,更要心系国家命运和人民群众。访谈过程中,苏肇伉教授就时常流露出这样的情绪——既能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又能看到当今医疗事业发展的不足之处。

  在过去的年代里,由于普通群众保守的观念问题,愿意让先心病小儿接受手术治疗的情况很少,当时的苏教授就去新华医院小儿的重症室里亲自寻找,一个一个积累接受治疗的患病小儿,他们建立的手术规范也正是在一次次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所幸,随着大家医疗观念的普及和不断发展,有更多的家长愿意信任手术,信任医生。不得不说,选择的权力都在患者家属手中,苏教授和他们的团队能够做的就是改进和完善自身的技术,对得起病人及其家属的信任。把更多的孩子从死神的手中抢救过来,这是苏教授这些医者的心愿和行动,也是中国小儿心胸外科发展的内核动力。

  筚路蓝缕开拓出眼前的学科新局面,但说起对于我国小儿心胸外科以及小儿科的发展和未来的看法时,苏肇伉教授语气变得有些沉重。有目共睹,国家医疗体制正在不断完善和发展,医疗环境和条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进和提升。但苏教授提到,现今大部分老百姓收入水平仍然不高,他们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这很有可能让本可以接受手术的病人失去机会。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仍有部分人对于开刀动手术有着不正确的认识,因此正确的医疗治疗观念应不断得到普及。再者,在国内的医学研究领域,如何制造出精准有效的医用高分子材料,如何利用发达的科学技术如3D打印等技术,也是值得医生们关注的一个问题。除此之外,苏教授还认为医患关系的矛盾、医护人员待遇的保障,应该得到政府的有效和合理的解决。

  对于将来想要从事儿科工作的同学以及对医学工作充满向往的医学生们,苏肇伉教授认为,医科招生难,医生的收入低、出头难等问题一直是近几年的社会热点话题,但是医生这个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有些人可能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但医生则每天都会遇到不一样的问题,不一样的病例,不一样的挑战。“医生是最具有荣誉感的职业。”“年轻人应该从基层做起,少一些抱怨,多做一些实事。有了好的机会就要把握住,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抓住每次的学习机会。”苏教授的这些纯朴话语却蕴含着偌大的智慧。最后他用“废寝忘食”为寄语送给所有的医学生们,用废寝忘食的态度,对待自己热爱的学科和事业,这是他一直践行的医者大道,也是他对医学后辈的殷殷期盼。

  苏肇伉教授刚刚结束一个上午的门诊,又和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有些愧疚占用了他的午休时间,但这一段春日午后确实过得如沐春风,也让我们对“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这句来源于大医孙思邈的学院精神有了更直观深刻的认识。

  吾日三省吾身,何为医者?医者为何?答案就在眼前。都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唯有化热爱充盈于心,砥砺前行,方不负医者之名、医者之责。

  学生记者 贺梓桉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