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技报】伊人如花般绽放
——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教授曾凡一
上海科技报 文/吴苡婷  2013-11-01 15:39

浏览(1501) 

 

  “白云带着我的心,风儿牵着我的魂……”2009年CCTV星光大道总决赛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位神秘的特邀嘉宾,她明眸皓齿,笑魇如花,身着一席红色的演出服,一曲悠扬婉转的《故乡恋情》,如泣如诉,赢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她,不只是一名歌手,还是亚洲地区生物学方面荣获“首届第三世界妇女科学组织女青年科学家奖”的唯一一位青年女科学家。或许是上天的眷顾,让科学和艺术完美地统一在这个娇小的女子身上,理性之花和感性之花在她的身上同时绽放。她,就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教授曾凡一。

  画出来的“五线谱”与“琴键”

  曾凡一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音乐天赋,这源于她与众不同的父母。父亲曾溢滔,我国著名医学遗传学家,是致力于人类遗传性疾病的防治以及分子胚胎学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母亲黄淑帧,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终身教授,是“新世纪巾帼发明奖”获得者。

  曾溢滔、黄淑帧夫妇热爱音乐,家里经常会聚集很多音乐界、戏剧界的朋友。幼小的曾凡一经常在悦耳的音乐声中度过美妙的假期。黄淑帧从7岁就开始学习钢琴,音乐造诣很高。而曾溢滔对交响乐有独到的见解,认为交响乐像基因的分子模型。曾凡一清晰地记得,曾溢滔把5支圆珠笔拼成一排,一下子可以在纸上同时画出5根线;黄淑帧则在上面标音标,那就是曾凡一学琴用的“五线谱”了。黄淑帧还在长凳上“画”出黑白琴键的样子,曾凡一在家就靠这个特殊的“琴”练琴,那时她才4岁半。

  为加错“样品”而振奋

  1978年,对于曾凡一来说是特别值得纪念的一年,那一年的经历对她今后人生道路的选择有着重要的影响。因为就是那一年,父亲曾溢滔受到上级部门委托,在上海市儿童医院筹办了我国第一期医学遗传学习班。为了专心科研实验,父母干脆把家搬到了实验室,10岁的曾凡一也随着父母住进了实验室。在实验室里,好奇心极强的她摆弄起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有一次加错了样品,她很担心自己闯了祸,没有想到父母并没有批评和指责她,反而表扬和奖励了她,因为从她的“失误”中,他们意外发现了一个新的实验方法。那段经历让曾凡一很振奋:原来,科学中的新发现也会从偶然事件中来,要做一名优秀的科学家一定要善于分析问题,关注每个细节,找出最好的方案。

  20岁那年,曾凡一考入了美国圣地亚哥大学生物系,天资聪慧的她三年完成了别人四年才可以完成的课程。之后,她又报考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从6000多名优秀大学毕业生的激烈角逐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首位来自中国的医学和理学双博士生。

  17位院士支持她走音乐之路

  1994年,正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双博士学位的曾凡一做出了一个让众人大跌眼镜的决定:休学回国,到北京做音乐。当她提出这个要求时,父母没有反对,因为他们知道,小时候的音乐熏陶在曾凡一的心中早已扎根开花。从小学至高中期间,她一直是学校和艺术团的钢琴与舞蹈演员。1984年,上海首届外国流行歌曲大赛上,她夺得独唱第一名。在美国留学期间,她在主课之外还修完了音乐专业的所有主课科目。特别是在短短不到10天的时间里,她用当时音乐界最新潮的电子合成器创作了10多首不同风格的交响乐曲时,父母终于决定让她大胆尝试。快乐的曾凡一开始了自己的音乐追梦之旅。她的原创歌曲《红帆》被拍成了MTV,在中央电视台中国音乐电视大赛中获特别荣誉奖。

  1994年,曾溢滔去北京参加两院院士会议。会议间隙,17位院士为了曾凡一的事业生涯抉择问题进行了讨论,16位支持她走专业音乐道路,另一位院士在听她清唱了两句后也改变了态度。

  当所有的人都以为曾凡一从此会把音乐作为自己的专业时,与众不同的她又作出了与众不同的决定:1996年,她重新飞往美国完成自己的学业。用黄淑帧的话来说,曾凡一回到了科学的怀抱,因为她生来就应该是一个科学人。曾凡一并没有因为两年休学觉得可惜,因为这段音乐生涯不仅为她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幸福时光,也扩大了她的社会阅历和视野。

  2009年世界十大医学突破之一

  2005年,曾凡一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工作,当年就以满票破格晋升为上海交大医学院最年轻的博导。

  2007年,曾凡一和她的同事们通过宫内移植的方法,首次建立了“人/山羊异种移植嵌合体”大动物模型,证实人源性干细胞能在山羊体内长期存活,并且在山羊的肝、肾、肺、肌肉和心等器官高比例地归巢且可分化成相应的人源化功能细胞(如人肝样细胞等),显示了广泛的可塑性。这一研究为在活体水平上研究干细胞体内分化的生物学特征和功能,以及干细胞在体内对损伤组织的修复等,提供了理想的动物模型和宝贵的科学资料。论文以第一作者发表于PNAS,获得2007年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第一完成人),入选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还得到国际学术界的认可和高度评价。

  2009年,由曾凡一领导的团队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周琪研究员领导的团队合作,利用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先后育出27只小黑鼠,首次证明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具有与胚胎干细胞相似的全能性,能发育成一个有繁殖能力的完整的生命体。该项成果在国际权威杂志《自然》上发表引发国际轰动,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9年世界十大医学突破之一。

  多年科研之路跋涉,曾凡一有太多的感悟,她觉得科研道路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错误就意味着前进的一个台阶。生活就像心电图,如果一帆风顺就证明你挂了,一项研究不是因为失败而结束,而是因为放弃而结束。

  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

  为什么做科研就不能唱歌呢?如今的曾凡一以一种冷静和理性的态度来面对她人生中的两个最爱。她认为,非此即彼的选择是一种简单的线性思维。科学是逻辑思维,但也必须要有形象思维才能有想象力,才能真正实现科学创新;而音乐无疑能带给人无尽的想象空间。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艺术使科学插上想象的翅膀,而科学让艺术从梦想变为现实,两者可以齐头并进。

  她特别欣赏钱学森说过的一句话:科学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科学。她认为,科学是逻辑思维,但我们必须要有形象思维,才能有想象力,才能真正实现科学创新;而艺术能帮助我们使用、开发大脑的功能,从而提高形象思维能力,进而提高创新思维能力。因为音乐可以激发人的创造热情和灵感,培养对新事物的敏感,而科学研究上许许多多的新发现往往就是凭这种敏感和创造力产生的。

 

    原文链接:http://www.duob.cn/cont/823/174461.html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站内检索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