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扎错针,仿真病人会哭会叫

文汇报 文/唐闻佳  2013-11-01 14:31

浏览(1750) 

 

  ■现代模拟医学教育是利用多种局部功能模型、计算机互动模拟、虚拟科技等,创设出模拟病人和模拟临床场景,以尽可能贴近临床真实环境的方式开展教学和考核

  ■因模拟医学兴起,相关“新式武器”格外抓人眼球:遭遇车祸后,仿真人的瞳孔会放大,胸部上下起伏急促,心电图显示心率不齐;练习者给药后,自动药品辨识系统可以做出相应的生理反应,提示给药是否正确;实施心肺复苏按压急救,则必须和真人抢救采取同样的力度和频率,这样生命监护仪器才会回到正常的血压、心跳

 

  一阵天摇地动,闹市街头突然流火横飞——医生们立刻赶赴现场评估伤员伤势,或就地抢救,或协调运送……这一幕,是上海交大医学院的“准医生”们在接受一种全新的医学教育训练。他们抢救的,是仿真度极高的模拟病人,如果操作不当,“病人”会流血、气急、呼吸骤停甚至死亡。

  在欧美发展不足30年的模拟医学,今年在我国走过了第十个发展年头。由于它为医学院提供了更接近真实、也更符合医学伦理的教学方式,又为医生提供了有效提升医疗安全的手段,因此正吸引着国内外越来越多的追随者。

  仿真人当“小白鼠”

  说起模拟医学,我国古代中医就有类似理念:为训练针灸手法,遂以铜人为模具,若针扎穴位准确,埋在穴位下的水银就会流出,所谓“针入而汞出”。如今,这种模拟实训的医学教育理念在欧美医学院以高技术的形态出现。

  正在上海举行的亚太模拟医学大会,就展示了分娩模拟人、微创腹腔镜操作仪、心肺复苏急救模拟人等各种器械,几乎包含临床操作的所有门类,它的高度逼真时刻提醒练习者:这可不是儿戏。

  比如,医学生可以在仿真人腰部练习腰椎穿刺。受益于仿真学的发展,模拟腰的触感已酷似人体皮肤,练习者找准位置进针后,还可逼真感受到来自肌肤的阻力。一旦穿刺偏移,扎到神经,模拟人会发出呻吟或抱怨声,小孩则会啼哭;而当进入蛛网膜下腔后,电脑屏幕上可看到脑脊液流出,这就表示穿刺成功。

  “现代模拟医学教育就是利用多种局部功能模型、计算机互动模拟、虚拟科技等,创设出模拟病人和模拟临床场景,以尽可能贴近临床真实环境的方式开展教学和考核。”亚太模拟医学大会联合主席之一、交大医学院副院长黄钢教授告诉记者。交大医学院是教育部国家临床实验示范中心,工作重心之一就是先行先试,探索将模拟医学方法纳入医学院教育。

  面对这一全新的教学方式,中国医生起初并非全然欢迎,也有专家对此忧心忡忡。不少医生甚至将模拟医学的兴起视作医患关系紧张的后遗症——因为担心医患纠纷,医学生被迫摆弄“假人”。

  但在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临床实训中心主任史霆看来,这是医学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过去医学生总在病人身上操练,以此积累经验。如果某次操练不成功,医生会用‘以后的病人会受益’来自我安慰。但有一个问题被忽略了:当下的病人怎么办?谁会愿意当‘小白鼠’?”史霆说,模拟医学传递着一个强烈的医学伦理观念:保护每一个患者,应该为医生所珍视。

  这也是模拟医学发展重镇美国梅奥医学中心的理念:医生的“第一次”不能在患者身上。也正是这一理念促使了模拟医学的迅速兴起。

  编写教案更重要

  目前,我国已有300多所医学院和医院建起模拟医学教学中心,预计今年共新建100个,在我国正形成燎原之势。

  因模拟医学兴起,相关“新式武器”格外抓人眼球:遭遇车祸后,仿真人的瞳孔会放大,胸部上下起伏急促,心电图显示心率不齐;练习者给药后,自动药品辨识系统可以做出相应的生理反应,提示给药是否正确;实施心肺复苏按压急救,则必须和真人抢救采取同样的力度和频率,这样生命监护仪器才会回到正常的血压、心跳……模拟人与模拟系统已可以模拟出多种人体复杂的生理病理反应。但它们价格也不菲,一个进口仿真模拟人往往耗资两三百万。

  “装备竞赛不是模拟医学的目的,而仅仅是手段,编写教案才是重头戏。”亚太模拟医学大会联合主席之一、美国梅奥医学中心多学科模拟中心助理教授董越说。

  在梅奥医学中心,所有准医生进临床前都要在模拟中心“轮转”2个月。这里的模拟医学教案往往设计得很简单,短的只有3分钟,比如让患者进入一间病房,创伤躺着一个模拟病人,学生需要通过观察或借助现成的检查设备向医生回报模拟人的10个病征,教师则可以通过系统设计模拟人的不同表现。

  目前,瑞金医院正和梅奥探讨合作开发模拟医学教案。而交大医学院已成立模拟医学教研室,并组织专家教授团队编成十余个模拟医学教案。

  值得一提的是,模拟医学教案对人文格外关照。“我们会注意应用模拟人的一些细节,比如学生操作用力过猛时,模拟人是会流泪的。我们要让学生知道他们今后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而非冷冰冰的机器。”黄钢告诉记者,模拟医学的教学与评估除关注学生的操作是否正确,也会观察一些细节,如是否给模拟病人穿好衣服,是否注意保证患者最起码的尊严。董越说,模拟医学并非医院的“奢侈品”,而需要从业者打开想象力,明白要塑造怎样的医生,撰写相应教案。

  承载减少医疗差错重任

  美国医学院校之所以愿意不惜重金地大力开发这种全新的医疗理念,更深层的意义在于改变医疗安全的现状。

  数据显示,美国在1999年的医疗差错是每年10万人,这相当于每两天就会有一架波音客机坠毁。今年的最新数据显示,医疗差错已成为美国仅次于心脏病、肿瘤的第三大死因。

  “请注意,这可是医疗系统在‘杀人’!”董越曾是麻醉医师,如今全心投入模拟医学,在他看来,这样或许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据此,美国不少医学专家对模拟医学赋予更高的使命:减少医疗差错,提升医疗系统的整体安全。

  有报告分析认为,医疗差错与医护人员沟通不畅,以及医疗流程和医疗制度有问题等相关。在梅奥有一个经典模拟教学理念,叫做“回顾性分析”:在模拟中心,医学生每进行10分钟临床操作,老师会组织20分钟讨论。与此同时,电脑系统可以“回放”刚刚的个人或团体临床操作,大家一帧帧地分析操作中出现的问题、可改进的地方。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优化方案,将为真实的临床实践提供依据。用医生的话说,“避免低级错误,最大效率提升救治水平。”

  模拟医学科研正是据此而生,它包括医学新技术模拟、医疗制度模拟、医疗流程模拟,甚至模拟医院、模拟手术室。通过模拟数据论证可行性。在此期间,中国的模拟医学中心被国际医学界寄予厚望。“中国有巨大的病例样本量,这是模拟医学最丰富的素材库,而由此形成的科研结果将最终惠及临床患者。”董越说。

 

    原文链接:http://wenhui.news365.com.cn/ewenhui/whb/html/2013-11/01/content_9.htm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站内检索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