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店创业族,不拼盈利拼创意

《中国科学报》  2013-04-07 10:10

浏览(685) 

 

  十多年前,中国大学生还在拜读美国大学生的创业故事,创业的事连想都不敢想;可如今,走在国内高校校园,只要随便一打听,几乎都能发现若干个由学生自主经营的小商店。

 

  大男生开小花寿司店

 

  如果你见惯了圆形的寿司、三角形的饭团,突然它们的形状变成了俏皮的五角星、小桃心,胖嘟嘟的小熊——它们不是微博中的图片,而是一个电话就能送到的实物——你是否会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包?

 

  “同学,不好意思!订的人太多,我们店改成了预约制,不再随订随送。最好提前半天订餐。” 忙到不亦乐乎的小花寿司店老板于洋,已经给出了答案。

 

  于洋是黑龙江科技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焊接方向)的学生。从入校那天起,他就是一名活跃分子。大一他一口气参加了10个社团,大二他组建了“爱帮一站次”校园服务中心。大三伊始,他的小花寿司外卖店开张了。

 

  “小花寿司,一个大男生给店铺起这样的名字,听着挺娘儿们的吧?”电话那头,于洋呵呵地笑着。原来,经过调研,于洋把客户定位在大学女生,相应地在起店名、寿司外观设计上也贴合了女性的审美需求。

 

  搞餐饮最注重的是食品安全,而有时的心疼是迫不得已的。一次,有顾客打电话来说,想吃蟹子寿司,于洋便到附近的市场采购,80元一袋的蟹子当天只用了一半,可由于冰箱达不到零下40度的保存条件,只能忍痛丢弃。第二天仍然有顾客订蟹子寿司,于洋不忍告之真相,只得说“蟹子寿司太火,已经卖完”。

 

  别看一个个寿司精致小巧,背后却是辛苦非常。为了节省店租,于洋最初把外卖店开在校园附近的居民楼6层,随订随送,“常有一天爬楼梯的次数多到数不清的时候”。后来,他干脆把外卖店搬到学校超市的侧门,改成预约制,同时还雇了一名厨师、两名送餐员,都是兼职大学生。

 

  体验过送货之苦的于洋,在给送餐员制定工资时,坚持要让他们“有选择”。为此,他设计了三套方案:第一是无底薪制,一趟一元钱;第二是一天25元底薪,外加一趟0.5元钱;第三是600元月薪外加奖金。最后,兼职大学生选择了第三套方案。

 

  一年之后,小花寿司的生意依然红火。只不过已经悄悄易主,临近毕业于洋决定把店铺转交给学弟打理。“希望小花寿司这个校园品牌能够一届届传下去,而我还将尝试不同的创业路。”于洋说。

 

  把百货大楼的租赁模式引入校园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里,有一个名为“I share”的小茶室。小茶室洁净素雅,粉蓝色的墙与鹅黄色的桌布相辉映,绿油油的发财竹生机盎然。

 

  说它小,是因为30多平方米的室内只能摆下两张桌子。说它是茶室,又不尽然。它还兼顾了毕业纪念册、文化衫订制、投影仪租赁、驾校代报等业务。纵深处的两扇门后,一家是调查公司,一家是留学机构,约有10平方米。

 

  乍一看,店内有些凌乱,却是老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劳动关系专业林炳雄的idea——把百货大楼分租商铺的模式搬到50平方米的小空间。“只要商家愿意入驻,交一定租金就可以有自己的展位。”

 

  林炳雄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I share”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靠店铺、展位出租。光里间的办公室租金不仅抵消了整套房屋的店租、水电费等固定成本,在收入上还略有结余。展出的文化衫、毕业纪念册等物品,每月各收取租金300元。

 

  有时,社团开会、学生创业公司的培训也会选在“I share”。“我们一壶茶只收十几元钱,没有任何的场地费。”林炳雄说。除此之外,设备租赁、驾校代报也有一定的利润补充。

 

  和他人创业起步不同,“I share”的启动资金来自团队成员创业大赛的奖金,共2万元。虽然受成本限制,店铺开在二楼、装修简易,但开业一个月以来,周末、节假日不提前预定还真是没有位置。

 

  “因为项目的一大卖点是为同学们提供一个创业取经、学术交流的场所,而这一点别人不容易复制。”林炳雄说。

 

  财经院校中,关心创业的学生不在少数。而林炳雄本人就有着不俗“战绩”,他曾获得挑战杯全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银奖,在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中也有很好的表现。每天晚上6点到10点,他都会待在茶室,方便顾客取经、交流。

 

  此外,每天都有两名KAB(Know About Business)创业俱乐部成员在“I share”值班。“KAB成员参与了创业实践,茶室也节省了人力成本,是一件双赢的事。”林炳雄说。

 

  打造校园版“京东商城”

 

  “有时会突然忘了,南开BEST爱着每一个南开人。再没有那样的网站,看到都会忍不住点击……”一首改编自《因为爱情》的《因为南开BEST》,也许已经被南开人遗忘。

 

  歌词是以学生自营的南开BEST电子商城为主题。去年3月19日,南开BEST正式上线,商城以百货零食为主打,每天中午11点至13点、下午5点至7点两个时段,为南开大学本部免运费送货上门。

 

  “学生生活中需要什么,我们就卖什么。有点像京东商城。”南开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学生郝元界说。

 

  郝元界是10人团队中的一分子,按照加入的顺序,他是团队里的“三当家”。团队的启动资金是5万元,他出资3000元,占了6%的股份。他在团队中主要负责的工作是拉客户、搞宣传。一次,他拉来某眼镜店做赞助商,对方免费为团队成员配了20副眼镜,让大家兴奋了许久。

 

  当然,团队中更多的还是日常性工作,比如刷宿舍。宿舍里、食堂门口,甚至教学楼上课前,10多人(还有兼职学生)把南开BEST的宣传单发得铺天盖地。

 

  “请送3袋青豆、3袋康师傅方便面到15宿,谢谢!”订单如雪片般“飞”来时,值班人员开始分单,准备配送。团队租用了三分之一的校内京东库房,根据10人的空闲时间排班。

 

  由于货品齐全、网站精美、物流配送到位,南开BEST成功地挤掉了校内一家同类的电子商城,然而坚持了一个多学期,他们却发现没亏也没挣。

 

  “最大的问题是人员成本。对于真正意义上的电商而言,送货员的月工资在7000元至8000元,耗不起的是物流成本。对于我们这群在校生来说,耗不起的是时间成本,人员庞大也与之有关。”郝元界说。

 

  如今,“大当家”、“二当家”马上面临毕业,“三当家”郝元界也要搬校区,“突然感觉到人心散了,一个团队失去leader就像失去了灵魂”。几番商议过后,他们给南开BEST画上了句号。

 

  但郝元界仍然很享受这次短暂的创业,“它也许不能叫创业,但却让我的大学生活更精彩”。


 


作者: 温才妃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站内检索

 
 
进入编辑状态